<small id="ckvuy"></small>

        1234下一頁到第

        青島一31歲女子分飾多角行騙 父母都是雇的

        人氣:20348 回復:75

          張亮(化名)今年28歲,家住青島西海岸泊里鎮。2018年4月初的一天,張亮玩微信附近的人,搜到了一名女子的微信,對方自稱叫“夏曉”,是城區一所小學的老師,父親養海參,家境富裕。三四天后,張亮和夏曉相約見面吃了一次飯,兩人迅速墜入愛河,又過了四五天,夏曉就搬到張亮家里與他同居了。

          大約一個月后,夏曉告訴張亮她懷孕了,張亮和父母十分高興,提出和夏曉的父母見面,商量一下婚事。

          2018年6月的一天,在泊里鎮駐地一家飯店,夏曉和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與張亮及其父母一塊吃飯,夏曉稱男子是其父親“夏文舉”,雙方言談甚歡,對兩人的婚事都很認可。在這之后,夏曉吃住都在張亮家里,儼然已經是家庭一員。張亮對夏曉十分信任,將自己的銀行卡和信用卡都交給了夏曉使用。在這期間,張亮給夏曉買東西前后花了2萬余元。

          “喜結良緣”


          2018年6月初的一天,在青島西海岸新區城區一家大酒店的包間里,張亮、夏曉一家雙方的家人歡聲笑語,頻頻舉杯,這是張亮和夏曉的訂婚宴,夏曉家里除了父親“夏文舉”外,還有一名五十多歲的婦女被夏曉介紹說是她母親。按照習俗,張亮家給了夏曉家31800元的訂婚錢,之后兩人去拍了婚紗照。

          到了2018年6月下旬,張亮提出夏曉也懷孕在身,趕緊把婚結了。可是夏曉卻說,在學校當老師晚婚晚育能獎勵一萬元,提議先辦婚禮再領結婚證,張亮也沒有多想就同意了。

          2018年農歷八月十六,張亮和夏曉在之前訂婚的酒店里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婚禮,親朋好友競相前來祝賀。夏曉的父母也來了,可是讓張亮一家人吃驚的是,這次來的人并非之前訂婚時的兩個人,張亮全家人都有些懵。夏曉卻不慌不忙地告訴張亮一家人,她是被抱養的,之前是親生父母,而現在來參加婚禮的是養父母。張亮全家人也沒有懷疑,婚禮照常進行,而婚禮上收到的約32000元份子錢都被夏曉收存起來。

          破綻初露

          按照當地的習俗,結婚三天內要到女方娘家回禮,于是在結婚的次日,張亮和夏曉回了夏曉家。因為習俗原因,夏曉不能下車見娘家的人,于是張亮獨自見了夏曉的父母,并向其父母要了他們家的戶口本,此時張亮驚訝地發現,“夏曉”原來是叫夏某。

          張亮從夏某家中出來,立即就問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。夏某承認以前結過婚,并且也有孩子。張亮聽后非常生氣,要將情況告訴自己的父母,夏某一聽苦苦哀求,稱以后什么事都聽張亮,剛結婚還是不要讓老人知道情況,免得老人反對他們,張亮心一軟也就作罷了。

          后來,張亮催著夏某去領結婚證,可是夏某要么說晚婚晚育有獎勵,要么說身份證被生父“夏文舉”拿著,生父對她不好,結婚證一直拖著不能辦。

          2019年1月底,夏某拿了兩張結婚證回來,說是托民政局一個叫“王芳”的人辦的,張亮一看結婚證照片是用婚紗照的照片,有些不高興,就要去投訴“王芳”,夏某勸他說“王芳”幫忙也是好心,投訴人家不好,張亮也就作罷了。張亮心里總覺得有些不對勁,可又說不上來為什么,對夏某的信任逐漸降低。

          房產風波


          打從張亮和夏某認識確立關系之后,張亮的銀行卡就被夏某拿著了。2018年10月的一天,張亮偶然發現自己銀行卡里的16萬元全都被夏某轉走了,就問她為啥轉走錢。夏某稱轉錢是為了買房子,并一共得七十萬,她家出大頭。張亮心想買房子也是兩個人一起住,于是就沒再說什么,之后張亮母親的一個40000存單也讓夏某以買房子為由拿走。

          過了一段時間,夏某稱父親“夏文舉”在泊里鎮一個小區用張亮的名字買了一套房子。2019年3月,張亮父母到夏某所稱的小區的售樓處打聽“夏文舉”買的房子情況,結果售樓處的人說沒有那么一套房子。張亮父母十分生氣,質問夏某到底買沒買房子。夏某解釋說購房信息都是保密的,售樓人員不可能透露。幾天后,夏某拿著一份購房合同給張亮父母看,張亮父母這才相信。

          又過了幾天,夏某拿著兩張房產證給了張亮,張亮一看兩處房子都在青島西海岸城區,一處寫了張亮的名字,一處寫了夏某的名字。張亮見夏某確實買了房子,也就打消了顧慮。

          “女教師”能量不小

          因為買房子的事情,張亮一家人對夏某有了一些看法,感覺她有點不靠譜,不過很快夏某憑借幫張亮及其親戚找工作,再次取得了他們的信任。
        1580286639
          張亮微信轉賬給“徐主任”7000元

          2019年3月初,張亮從單位辭職后一時沒有工作。夏某就說認識教委一個“陳主任”,并找陳主任給張亮找了一份校長助理的工作,不過暫時還不能去上班。張亮的表妹劉環(化名)大學畢業后一直沒有找到工作,有一天,張亮的母親問夏某能不能幫劉環找一份當老師的工作。夏某拿出電話給學校一個“徐主任”打電話,打完電話后就說劉環的工作可以找,不過需要3萬塊錢。劉環通過張亮給了夏某2萬元,之后學校的教導處“徐主任”就加了張亮的微信,夏某讓張亮微信轉賬給“徐主任”7000元,并稱剩下的3000元張亮自己留著就行。后來,夏某又說需要請學校領導吃飯,向劉環要了5000元。

          神秘的“徐主任”

          2019年3月底,“徐主任”加了劉環的微信,告訴她工作和張亮一樣,是學校行政助理,主要去調研其他小學門口的周邊環境,拍照發給“徐主任”。之后,“徐主任”不斷地安排劉環出去考察,并通過微信給她發出差補助,每次二、三百元。在“徐主任”的安排下,有時候劉環也和表哥張亮一塊出去考察。

          到了2019年4月初,劉環通過微信問“徐主任”什么時候可以去學校上班,“徐主任”告訴她“新老師要多出外勤”,直到5月初,劉環一次也沒有去過學校,都在出外勤,有時候夏某還陪她一塊出外勤。這期間,劉環父母讓夏某幫劉環弄事業編,夏某滿口答應,為此劉環父母給了夏某5萬元。

          2019年5月5日,“徐主任”通過微信安排劉環出外勤,到河南調研校園門口安全問題。“徐主任”還告訴劉環,因為她是托關系進來的,需要做一下工資流水,證明她在學校已經工作過一段時間,讓劉環提供35000元,做完流水之后一個星期就會退還。劉環也沒有多想,通過微信轉賬給了“徐主任”35000元。之后的一個月時間里,“徐主任”不斷地安排劉環出外勤,到過省內煙臺、威海等多個地市,甚至河南、河北等外省。期間,“徐主任”和夏某一共給劉環發放了8300元工資和補助。“徐主任”還給劉環推薦了一個學校財務人員“劉妮娜”的微信,劉妮娜也給劉環通過微信發過500元出差補貼。

          2019年6月23日,夏某告訴劉環,“徐主任”說過完暑假就可以到學校去教二年級的語文,劉環同意了,并表示假期里可以到學校去幫助做些工作,夏某和“徐主任”一直說不用劉環去。劉環多次通過微信問“徐主任”和夏某,做流水的35000元何時退還,但對方一直以各種理由推脫。此時,劉環忽然覺得自己的工作似乎存在一些問題,懷疑自己的工作是否真實,可又不知道怎么辦。

          “女教師”再顯神通

          夏某和張亮結婚后,在張亮家人及親戚的眼里,夏某是一個能人,當老師工作很穩定,認識人也多,辦事能力強。2019年5月,張亮的表哥李虎(化名)給讓夏某幫忙把他孩子安排到一所中學寄讀,兩人加了微信后,夏某告訴李虎聯系了教體局的“陳主任”,并稱“陳主任”是她家的親戚,但是辦寄讀需要花3萬元。李虎先后給了夏某3萬元,夏某稱這筆錢轉交給了“陳主任”。
        1580286639
          夏某微信實施詐騙截圖

          十幾天后,李虎請夏某吃飯答謝,期間催夏某抓緊辦孩子升學的事,閑聊時李虎問到夏某學校有沒有電工的活,夏某說暫時沒有合適的工作。又過了幾天,夏某通過微信告訴李虎辦理孩子升學的事情還得拿5000元錢請領導吃飯,李虎便轉給了夏某5000元錢。在這期間,李虎讓夏某幫他也安排個工作,夏某說她“表哥”認識人多,讓“表哥”幫著問問。

          不久,夏某告訴李虎說“表哥”已經給他找著工作了,介紹他到某房地產企業干電工,但需要拿12000元左右。李虎問夏某能否多拿上點錢,直接干正式工,不用實習了。夏某表示盡量辦,后來李虎通過微信轉賬給夏某15000元。夏某還告訴李某,孩子升學的事情也已經辦好了,2019年7月6日到學校去報到。靠著夏某幫忙,工作也找到了,孩子上學的事也解決了,李虎一家高興不已。

          騙局終被揭穿

          2019年7月5日下午,夏某聯系李虎說,學生報到時間變動了,改成7月12日了。到了7月12日,李虎帶著孩子到學校報到,結果一問沒有孩子的名字,就找到夏某問能不能幫著再聯系一下,張亮就通過微信聯系“陳主任”,結果“陳主任”說可能弄錯了。

          李虎從張亮家離開不長時間,就打電話說孩子上學的事不用夏某辦了,要求退錢,并且催的很緊,夏某就自己出了2萬元,讓張亮拿了15000元,退給了李虎。又過了兩天,李虎聯系夏某說工作的事情也不用辦了,并且一直催著退錢,夏某就又退了15000元錢。

          夏某幫著辦的事一件一件都沒有成,還有一些也是存在很多奇怪的地方,這引起了張亮及其家人的懷疑。夏某到底是不是一名小學的教師?她幫著找的工作為何如此奇怪?

          2019年7月23日,張亮委托親戚到夏某所稱上班的學校去查,結果發現教師里既沒有“夏曉”也沒有夏某。張亮決定去查證心中的一個個謎團,緊接著就去了民政局,結果民政局的人說他拿的結婚證是假的,民政局也沒有叫“王芳”的人。張亮又去房管中心查詢夏某給他的兩個房產證,結果發現兩個房產證也是假的!

          張亮覺得就像天塌下來一樣,回家問夏某怎么回事。夏某見事情敗露,于是承認騙了張亮。張亮讓夏某還錢,夏某以各種借口推脫。2019年8月6日,夏某說她還有一輛車,準備去把車賣了,籌錢還給張亮,結果走了之后就失去了聯系。接著她就走了再也沒回來。2019年8月12日,張亮還是聯系不上夏某,便到黃島公安分局泊里派出所報案。

          驚人的演技

          泊里派出所接到張亮報案后,展開調查,并于9月14日將夏某抓獲歸案。對于詐騙張亮一事,夏某供認不諱。讓所有人都感到驚訝的是,夏某在與張亮的交往中,從使用的名字“夏曉”,到訂婚時的“父母”,都是假的,而夏某更是一人分飾多個角色,使用微信欺騙張亮全家及親友。
        1580286639
          夏某在接受審訊

          據夏某供述,她真實年齡31歲,曾經有過一段婚史,而且生育了一對雙胞胎男孩,離婚后和前夫各自撫養一個孩子。夏某離婚后一直打點零工,經濟上比較困難。2018年4月,夏某通過微信和張亮認識后,為了從張亮家騙取錢財,就以戀愛的方式交往,直至“結婚”。

          為了將戲演得真實,夏某花錢雇傭了一名黑車出租司機扮演親生父親“夏文舉”,在訂婚時去的“母親”其實是夏某認識的一名干微商的中年婦女。舉行婚禮當日,由于夏某真正的父母出現穿幫,夏某就稱是“養父母”。

          更為離奇的是,在欺騙張亮等人的過程中,民政局“王芳”、教委“陳主任”、學校教導處“徐主任”、學校財務人員“劉妮娜”以及夏某的“表哥”紛紛登場,但這些人全是夏某虛構的,夏某注冊了多個微信號,用于冒充她所虛構的人物,并利用這些身份幫張亮及其表妹找“工作”,幫李虎孩子辦上學的事等。為了避免被揭穿,夏某給張亮及其表妹找的工作是所謂的“外勤”,壓根就沒有機會去學校上班。

          夏某通過編造謊言,從張亮前后共拿走了347800元,而張亮日常生活中給夏某花的錢根本無法算清;詐騙劉環7萬元;夏某從李虎家騙取35000元,后來還錢的時候一部分也是張亮拿的錢,她自己還的錢也是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。

          騙局重復上演

          夏某被警方抓獲,案情水落石出,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,夏某從張亮家離開后,立即就找尋了新的目標,新一輪的騙局已經在上演。

          據夏某交代,2019年8月3日,眼看著在張亮家的騙局已經揭穿,無法再繼續演下去,她通過微信搜尋附近的人,認識了同樣住在泊里鎮的姜磊(化名)。

          姜磊今年24歲,在一家國企上班,有過一次婚史。夏某以“徐曉”的名字與姜磊交往,并在8月6日從張亮家離開后就直接搬到了姜磊家中與姜磊同居。在姜磊的眼里,“徐曉”仍然是一名小學老師,家境富裕,父親養海參,在城區有三套住房。
        1580286639
          夏某從姜磊的支付寶、花唄透支33000余元

          民警抓獲夏某后,姜磊非常驚訝,他尚且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被騙,而且夏某已經懷孕,他們正在商議結婚的事情。姜磊得知“徐曉”是夏某的假名,才知道自己真的被騙。在姜某和夏某短短一個多月的交往中,他給夏某買首飾花了好幾千,夏某從姜磊的支付寶、花唄透支33000余元,全部都是姜磊自己還的款。
        1580286639
          夏某賣掉了2萬余元的蟹子

          姜磊父母養殖蟹子,夏某以把蟹子賣給學校老師為由,賣掉了2萬余元的蟹子,可是錢卻一分錢也沒有給姜磊父母。這樣夏某前后從姜磊家騙走56000余元。

          如果夏某不被警方抓獲,發生在張亮身上的一系列騙局可能會在姜磊身上再次重演。目前該案正在進一步審理中。



        真TM的比小說還精彩啊!

        打賞TA共獲得: 金幣:0
        還沒人打賞
        分享給好友
        2019-10-23 07:10:00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 法律聲明 回復 | 引用 | 編輯 | 舉報

        不去當演員可惜了

        2019-10-23 07:45:23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耽誤了

        2019-10-23 08:02:50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什么辦法也有

        2019-10-23 08:10:1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這種人應該好好懲罰

        2019-10-23 08:14:34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暈死了

        2019-10-23 08:15:10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戲精

        2019-10-23 08:19:19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戲精,一不留心就上一當!

        2019-10-23 08:22:10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耽誤了

        2019-10-23 08:35:17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真正的演員。

        2019-10-23 08:38:41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這一類是說謊不臉紅的幻想型人種,像極了我曾見過的某開幼兒園的女人說她老公是黑社會,還說要離婚,撫養孩子需要錢。。。幾年后我才聽鄰居說其老公文質彬彬。。。
        這戲演的太過了。。。

        2019-10-23 08:41:51 來自青青島社區

        好戲

        2019-10-23 08:42:51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高明的騙子,怎么還有這樣的人。

        2019-10-23 09:02:44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啥人也有

        2019-10-23 09:03:53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應該是一個好編劇,思維縝密,環環相扣

        2019-10-23 09:10:1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騙子的伎倆太多啦!

        2019-10-23 09:26:17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這些傻子怎么想的?

        一個事業編的有錢人家女孩,
        三四天去你家同居?
        真想去干騙子了,
        比這些低端貨色要強很多。

        2019-10-23 09:26:21 來自青青島社區

        交網友要謹慎,小心受騙

        2019-10-23 09:31:52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真不要臉

        2019-10-23 09:32:02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回復:

        戲精

        ps
        灰指甲怎么治:簡單的去搜瓶董氏護理水,有奇效,一般要堅持一月左右,正常人的指甲生長周期為3到4星期左右

        2019-10-23 09:44:47 來自青青島社區

        我就看看

        2019-10-23 09:51:22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回復此貼
        用戶名: 密 碼: (已經輸入0字節) *
         
        請綁定實名后進行跟帖
         
        打賞

        金幣:

        評語:

        可選評語:
        • 祝福……
        •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!
        • 不作死就不會死

        頂部 客戶端
       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×

        用其他賬號登錄:

        我想看一级黄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