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blqp2"><strike id="blqp2"></strike></em>

        <progress id="blqp2"><big id="blqp2"></big></progress><li id="blqp2"></li>
        <rp id="blqp2"></rp>
      1. <nav id="blqp2"><big id="blqp2"><noframes id="blqp2"></noframes></big></nav>
          123下一頁到第

          “直播”求醫26天,“我刪掉了寫好的遺書”

          人氣:13526 回復:45

            從1月23日21時許發出第一條求助微博,25歲的新冠肺炎痊愈者武康發布了50余條微博,粉絲從1000漲至現在的179萬粉絲。

            這些微博記錄了他從發病住不進院的無助、被病魔折磨的痛苦、親人好友陪伴的溫情、醫護耐心診療的敬業、受到網友鼓勵的感覺以及痊愈出院的開心。

            網友“小武@BIGWUGOD”起落的心境、身體的狀態通過文圖透過屏幕“刺向”每天關注著他的這些粉絲,“今天還好嗎?”“怎么樣了?”,等待“小武@BIGWUGOD”更新微博成為很多粉絲的期待。

            當無助、辛酸遇上愛情、親情、友情,一部濃縮的26天求醫史得以“直播”給眾人。

            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,武康一連串列了好幾個要感謝的人,他覺得這個特殊的2020年新年,足以讓他記憶深刻。

            1593131553

            武康住院期間佩戴的黃色手環圖片為受訪者提供

            他感慨:“這是我的新生。”

            以下為武康口述:

            我叫武康(化名),是一名曾給自己寫下了遺書又刪掉的新冠肺炎重癥患者,現在我痊愈了。

            第一次從重癥室病床上熟睡中醒來,看到來打針的護士姐姐背上寫著“都好”兩個字,她和我打趣說,她比我小,我不應該叫她姐姐。

            出院前,我看到了一位護士姐姐的名字反過來念就是“希望”,她的防護服上也寫著“希望”。

            她們醫護人員的堅守,給了我們這些病人希望。

            父親偷偷在醫院排隊,“趕”不走

            生活的“奧妙”之一就是它的不確定性,就如我感染上新冠病毒。

            1月19日,我在漢口火車站匆匆吃了頓飯,前后待了一個半小時。當天下午,感到身體有些不舒服,“沒有力氣”,晚上就出現了腹瀉、高燒等癥狀,燒到39度。

            那時候身邊幾乎所有的親朋好友,沒有任何人有新冠肺炎表現出的癥狀,我以為自己只是吃壞了肚子,一直按照普通發燒來治療。在吃了女朋友幫我買的退燒藥和感冒藥后,燒退了但是瘋狂拉肚子,就是在“拉水”。

            20日,鐘南山院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明確表示新冠肺炎有人傳人的跡象,女朋友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我。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染上,但是周邊同事朋友沒有一個人感染,我就繼續在床上躺著吃藥,好在不發燒了,但腹瀉依舊。

            21日,發熱的癥狀又纏上了我,38.8度不退。四肢酸痛、咳嗽加劇,洗澡時咳出的痰中還帶著血絲,我開始覺得不對勁,趕緊讓女朋友和我隔開,讓千萬別來找我。

            我隨即前往武警醫院、湖北省中醫院檢查。中醫院醫生檢查后,告訴我雙肺感染,基本可以確定是新冠肺炎。伴隨的壞消息是醫院無法收治我,想要開藥和打針需直接找別的醫院。

            查詢發現武漢市第七醫院可以住院,但趕過去后醫院正在改造,第二天才能進,我又匆匆趕往武昌醫院。

            武昌醫院的醫生查看后也發現我的癥狀很像新冠肺炎,給我開了抗病毒的藥,開了住院證。告訴我次日6點來才有空床位可以入住。

            當天晚上11點多,我父母又打聽到武漢市第七醫院開放收治像我這類的病人,我爸就偷偷幫我去排隊,他排了很久,只為讓我多睡一會,然后打電話叫醒我,讓我去看病。

            我當時很難受,讓他趕快走,他不聽。我趕到后“趕”他離開,他就躲在外面玻璃窗偷看我,我怎么“趕”都沒用。

            在武漢市第七醫院,醫生檢查后也說我的癥狀基本是新冠肺炎,但檢測試紙用完了,無法給我確診和提供住院,讓自行回家隔離。

            我問他,“我就這么回去嗎?”還記得那位年輕醫生用很平靜和抱歉的眼神看著我說,“我比你更難受,因為我見了很多,但是卻幫不上忙。”

            我勸別我爸后,回到自己住的地方開始自我隔離。我給朋友們打了電話作為告別,說了什么我記不清了,印象最深的那句話是“可能以后就沒我這個人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22日下午4點,我拿著住院證去武昌醫院,一直等到晚上6點,卻被告知床位已滿,無法住院。現場等待住院簽字的病人都被勸返,護士說唯一可以簽字的主任去搶救病人了,沒有主任簽字的住院單作廢。

            此時我呼吸已經很急促,背上肺部位置有明顯負重感,咳嗽咳血加重,四肢無力。和病友交流,他們說我的病癥速率很快。

            沒辦法,我再次回到家中隔離,拒絕父母女友過來照顧。

            當時能查到的定點醫院,都只接受病危病人,認識的幾個病友依舊徒勞奔波。我實在不知道我的情況,什么時候會突然病危,什么時候可以住院救治,只能靠著朋友、家人、女友的鼓勵硬抗。

            另一邊,我也十分擔心和我接觸的親人好友感染,電話得知我媽也有輕微癥狀后,特別害怕,我不想讓他們嘗到我身處的困境。

            次日,武漢“封城”。

            “封城”當晚21時48分,我在微博了發了第一條我與新冠肺炎有關的帖子,描述了我前幾天的遭遇和當天的情況,底部@了“武漢發布”、“武漢市長專線”、“武漢市衛生健康委員會”以及諸多媒體。

            我實在想不出可以自救的辦法。

            帖子發出后,有上萬人評論、點贊、轉發,他們一邊在評論區、私信鼓勵我,一邊轉發呼吁幫幫我。素未謀面,我特別感動。

            24日,我身體出現了一個新癥狀,每隔幾分鐘,快睡著的時候,胸腔就會響一聲,一下子激醒我。依舊是咳嗽、四肢酸痛、瘋狂拉肚子。爸媽做了十幾個菜送過來放在門口,但都被我放進冰箱,實在吃不下去。我奢求不住院了,能打個針就行。

            25日,事情有所轉機。我所在的社區登記了我的信息,并幫我預約了醫生,讓我等消息。我的公司也知曉了我的情況,同事們都十分關心我,主動聯系問候并為我買了血氧儀,說是后續藥物也會幫我購買。

            26日,持續發燒,狀態變得很差,社區安排了電瓶車接我和另一位病人去武昌醫院就診,我也終于打上了針。醫生護士都很好,很細心的告訴我怎么走、怎么排隊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之前在武昌醫院結識的一對年輕患病夫妻給我發來消息,得知他們病情有所好轉,我很開心。記得相識那天,我當時也是有感而發,跟他們說,“如果上天能讓我們度過這次難關,一定好好熱愛生活,感恩人生。”沒想到那哥們能一直記住。

            其實,我一直這么想,要是我“扛”過去了,我一定感恩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,再也不和家人女友吵架,多和好友聚聚。我還想去現場看Ti中國舉盾(TI是DOTA2一年一度的世界性比賽)、想看LPL三連冠、想看韋神17奪冠、想看中國再出幾個NBA選手、想看國足進世界杯……

            寫下遺書又刪掉

            從1月19日出現癥狀,折騰了好幾天,26日,我終于住進了武昌醫院。

            當時住進來的時候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情況,出院后才知道,我意識模糊的時候,女朋友拜托了很多朋友打聽到,我進的是重癥病區。但是從頭到尾,醫護人員和身邊朋友,全都沒跟我說過。朋友們每天都會給我發搞笑視頻,醫護人員每天和我交談也不提“重癥”、“病危”的字眼。

            但我自己能隱約感受到,我處境不太好。

            住進來那天晚上,有兩位醫生給我做CT,當時一位醫生看完CT后說了一句,“怎么才三天(醫生從23日開始算)就這樣了?”我聽后心里涼了一截。主任醫生拉走那位醫生,然后跟我說,“放心,不是特別嚴重,你還年輕,肯定可以治愈的。”我當時眼淚就流下來了,我知道他可能是善意的謊言,但是我真的很感激他,特別感激。

            整個住院治療期間,每天都要吃好多藥,打很多針。當時,我有偷偷寫下遺書,但是不久就刪掉了。

            每天最大的挑戰就是自己撐起來拔氧管吃藥,藥真的太多了。清早趁我還沒打針,我爸會送免疫球蛋白來,他遠遠的放在門口,然后一步三回頭,等他走遠了我才會去拿。我不知道這個免疫球蛋白還要打多久,每天四五瓶,太貴了。

            我和爸媽只說過病情,但至于身體有多難受,我只敢和朋友說。

            我在微博上連續發布我每天的狀態和治療過程,起初是為了求救,后來就轉變為分享自身病狀,希望能幫到其他人。有很多熱心網友都會不厭其煩的私信安慰我、鼓勵我,我沒法一一回復,每次寫長文都是斷斷續續寫好久,身體還是很虛弱。

            住院的那段時間,護士每天7點會來給我們量體溫,37.2度以上算是發燒,血氧95以上算正常。如果需要抽血做血常規檢查,就要從早上5點開始抽。

            2月3日那天,我一覺睡到8點多,是那段時間睡得“最沉”的一覺,早餐的豆沙包我愛吃,就都吃完了。起來之后,看到來打針的護士姐姐背上寫著“都好”兩個字,她和我打趣說,她比我小,我不應該叫她姐姐。

            這些護士們平均20歲出頭,都很年輕,有的比我還小。他們每天在病房里來回穿梭,病人輸液、換瓶或者有什么情況時就會按響鈴聲,護士臺中心就會呼叫,呼叫聲一個接一個,基本很少停。看到好多來給我換瓶的護士,靠著墻稍微歇息,呼哧呼哧大口喘氣,防護鏡上全是水汽,我眼睛會不自覺泛酸。

            有一次,看見給我打針的護士妹妹防護服背后寫的是“晴朗”,她解釋,她覺得這場疫情持續這么久了,應該是時候開始“轉晴”了吧?病友們看到了則打趣說:“不對,應該寫‘晴轉陰’啊,哈哈。”核酸檢測陰性大家都很期盼。

            我們病房里有一位80多歲的老奶奶,她很可愛。剛開始的飯餐都是志愿者送來的,奶奶每天吃飯前都像在禱告一樣,“感謝這些志愿者、好心人送的餐。”每次對著飯菜說完才吃。

            4日,我連著幾天都沒有發燒,3日晚上那個難扛下去的胸腔頻率也降低了很多,大概只出現了四五次。但是咳嗽依舊,總歸是在往好的方面發展,我安慰自己。這一天,打針時我的右手打不進去改打了左手,沒有打留置針,兩只手小臂和手腕都很疼,醫生和我說針打多了是會有點疼。

            5日,分早餐的護士妹妹最后又來了一趟,和我們說有多的早餐,還要不要?同病房的一個大叔又要了袋酸奶說,“不要白不要。”我們都在笑,一早上氣氛很好,大家都很樂觀。同病房那個“話最多”的阿姨也出院了,以前偶爾覺得她有一點吵,但病房沒了她,一下子變得很安靜,我還是有點不習慣。但我想,她和她的家人一定會熱鬧開心。

            6日,沒有護士姐姐來給我打針,因為護士長通知說,我可以收拾一下,去方艙醫院隔離。剛開始我有些擔憂,因為網上一些言論,讓我不免擔心方艙的治療條件不好。不過因為要繼續輸液沒有去成。后來看,大家在方艙都挺好,沒必要特別擔心。

            8日,是元宵節。我去做了CT,與住院進來的(1月)26日相比,已有好轉,但是咳嗽加重了。晚上,醫院給病人送來了湯圓,讓我激動一番,還以為今年沒得吃了。

            9日,一位護士妹妹的防護服上寫著“有我在!雷神!”聽說雷神山也準備開始收治病人了,得到救治的人一定會越來越多,情況也會越來越好的,我期望拐點早日到來。

            10日,我和同病房那位每餐飯前誠心感恩的奶奶,核酸檢測都轉陰了,我眼淚差點流下來。這一段時間,多少次在鬼門關徘徊,最難受的時候遺書都寫好了,哭著和好朋友道別,也不敢和爸媽說,現在終于轉陰。就是咳痰是又開始有血絲,醫生給我開了藥。

            這一天,我看到一位護士姐姐防護服背后的字是“云能量,無限大”。結合自身經歷,我的理解是,網友對我們這些病人每一份關心,對我們這些病人都是無限大。

            記得住進醫院來的那天,我高燒不退、渾身冒冷汗、意識模糊,護士姐姐就給我戴了一個黃色手環,醫生讓我簽各種通知書,我嚇得要死,以為是我萬一“挺”不過去了用來辨別身份,沒想到小黃手環陪了我那么久,我也挺過了最難熬的那段時光。

            2月13日,終于,兩次核酸轉陰,我可以出院回家了,但需要回家隔離觀察14天,等一個月后再來復查。

            出院前,我看到了一位護士姐姐的名字,反過來念就是“希望”,她的防護服上也寫著“希望”。他們醫護人員的堅守,給了我們這些病人希望。

            社區派了車來接我,路上風很大,我和司機說能不能開慢點,他說好,后面果然開的很穩很慢。到家后我給司機鞠了個躬,轉身回到了家里。

            對于后遺癥,我的出院小結上寫著部分位置有“纖維灶”,有些緊張。醫生跟我解釋,每一個重癥患者基本都有纖維灶或肺纖維出現,這個東西就像你受了傷,傷好了之后會留下刀疤。“刀疤大,就有影響;刀疤小,就沒有影響。”所以也想跟其他病人說,不要太擔憂,沒有盲目猜測的那么嚴重。

            回到社區后,我家門口需要貼上封條,特殊時期,我也理解。物業的姐姐和我聊天,給我帶了很多消毒水和酒精,以及菜和藥,讓撐到下一次社區集體采購。她將東西放在了門口,一個大袋子,有藥物有青菜有餃子,真的特別感動。

            回家后,我把家里里外消了毒,洗了一個二十天都沒洗的澡,感覺特別舒服。小區物業會定時來給我送菜和生活必需品,身體情況每天需要給社區微信上報三次。我覺得小區管理嚴格一點,是一個很大的進步,因為并不是所有待觀察人員都會和我一樣老老實實待在家里。

            在家期間,我算了下,前期掛號、買藥、輸免疫球蛋白等,我個人自費花了25180元,確診后治療費用11000,確診的這部分費用已經明確可以報銷。

            從感染發病到自我買藥治療、確診住院治療,再到康復出院,我要感謝很多人,這一遭艱難求醫史實在難忘。

            還未痊愈時我說過,“如果我康復了,我想我會成為大家口中調侃的無敵抗體。”我就在想,等我康復后過了觀察期,我也要加入他們。

            我聯系了武漢血液中心,等觀察期結束之后,檢測身體沒有什么問題,第一時間就去獻血漿。看到新聞里的介紹,說康復后的病人體內有抗體,將血漿輸到危重病人的體內后,對于他們來說是“特效藥”。

            我還需要感謝醫院的醫生和護士,前一段時間我去過的所有醫院,秩序基本都是穩定的,基本上病人都在規規矩矩的排隊。

            我在武漢市七醫院碰到的那個年輕醫生,僅在排隊期間,他就連續工作了4、5個小時,我天亮離開后,他仍在診室里接待病人,我不知道他的體力負荷是否超標,但是他沒有抱怨,就坐在那里,一個接一個的病人,好似沒有盡頭。

            住院期間,一位照顧我的護士妹妹刷到了我的微博,經常鼓勵我,她說她很喜歡喝奶茶,但現在都喝不到。我想等疫情穩定后,給醫護工作者送錦旗,還一定要送很多奶茶。

            之外,我還想感謝當時送我來醫院的社區司機,穿著防護服,停車等待別的患者時,全是家里打給他的關心電話,他們不怕嗎?我想肯定是怕的,但是他們仍然在崗位上。

            記得一次躺在病床看微博私信,一位網友說她這一天的十八歲生日愿望是希望我平安健康,這么貴重的禮物,我只能回以“謝謝”。還有一位網友給我分享了他們家那里的大雪,雪很大,厚厚的一層鋪在原野,他讓我快點好起來去看許多美麗的風景。

            總之,太多的鼓勵和感動,趕走了我的負能量,讓我積極配合治療,戰勝了病魔。

            真誠的來一句:謝謝你們!

            延伸閱讀

            從未在隔離病區里工作過,武漢協和護士到一線:北京同行給了我勇氣

            今年30歲的高秀琴,是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肝膽外科的護士,她是一位有著9年臨床經驗的“老兵”了。新型冠狀病毒襲來,這位“老兵”最初也陷入過矛盾,強烈的責任感驅使著她一定要到一線去,可“隔行如隔山”,不同科室在護理上的差別也極大,從未在隔離病區里工作過的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勝任。而手把手傳授技能、為她帶來勇氣的正是北京醫療隊的同行們。

            昨天下午(16日),隔離病區的大門緩緩打開,已經在病區里奮戰了4個多小時的高秀琴走了出來,她的刷手服已經濕透了,摘下口罩時滿臉都是勒痕。

            “和北京醫療隊的老師們學到了不少東西。”顧不上訴說疲憊,高秀琴告訴記者,她和北京醫療隊并肩作戰20多天,心里最初的忐忑已經完全消失了,危重患者的護理、各類醫療設備的監護,她已經能夠熟練掌握了。

            在今年春節期間,武漢協和醫院西院區正式被確定為收治病毒感染患者的定點醫院,那時的高秀琴和很多同事一樣,心中充滿著矛盾和焦慮。

            高秀琴說,當時自己很多護校的同學已經上了一線,自己也一定要出一份力,可作為一名外科病房護士,隔離病區里的工作她沒有接觸過,心里沒有十足的把握。

            正在心煩意亂的時候,高秀琴得知了一個意外消息。ct檢查結果顯示,她的肺部有一處很小的病灶。“當時我的第一反應不是害怕自己感染了,而是害怕感染了,就不能到前線去了!”

            后來經過醫生確認,高秀琴肺部的這一小處病灶至少在去年7月就已經存在了,與新型冠狀病毒無關。這次的虛驚一場,讓高秀琴不再矛盾了,她說她看到自己內心深處,是多么渴望能站到一線,和同袍們共同抗疫。

            與此同時,正在改造的隔離病區里,來了一群陌生人,北京醫療隊來了。“防護服該怎么穿脫、進出污染區的流程是怎樣的,感染患者護理要注意哪些問題,他們手把手地教。”高秀琴說,看到他們,她心里的一塊石頭落了地,這將不會是一場沒有準備的戰斗!

            “亮亮”帶來最初的勇氣

            問起對北京醫療隊哪位醫護人員印象比較深,高秀琴毫不猶豫地說:“亮亮”!

            這指的是北京朝陽醫院男護士王長亮。他把自己的這個昵稱寫在了防護服上。

            “一開始隔離病區里的氣氛挺緊張的,這種氛圍下其實不利于工作,得先讓他們放松下來。”王長亮說。在隔離病區里,他主動當起了大家的“開心果”。

            “你是自愿報名來的嗎?不害怕嗎?”聽大伙兒這么問,王長亮樂呵呵回道:“怎么不怕啊,我還瞞著我媽呢,老太太要知道了,肯定得打死我。”他一說完,包括高秀琴在內的很多人都笑了。

            隔著防護服,彼此看不清表情,王長亮的“故作輕松”,其實是為了讓大家不緊張,而他自己反倒是最緊張的一個。他的緊張不是對病毒的恐懼,而是在為戰友擔心。

            “取咽拭子的時候我是最擔心的。”高秀琴最初取咽拭子的時候,在旁指導的王長亮著實捏了把汗,這是一個風險性很高的操作,醫護人員要在患者的咽喉部采集樣本,必須要看到患者的嗓子眼,這是一個近距離面對面的操作,且是技巧要求很高的操作。

            “我挺佩服武漢的護士!”王長亮說,像取咽拭子這類的操作,對于外科護士來說,根本不是護理常規里的要求,她們不僅學得特別快,還不畏懼風險,一直和北京醫療隊并肩戰斗。

            她成了最出色的“僚機”

            “他的個子特別高!”這是高秀琴對王長亮的另一個印象。在隔離病區里,“頂天立地”對王長亮來說卻是個麻煩事。

            準備醫療設備、查看患者指氧……一切需要彎腰低頭的操作都需要他小心翼翼。如果動作過猛,防護服有可能會破損,而在動作受阻的情況下,王長亮無法第一時間發現防護服有異樣。

            發現這一問題后,高秀琴只要和王長亮搭班,她便幾乎把所有需要彎腰的工作都攬了過來。站在王長亮身后時,她會下意識地幫他檢查防護服有無破損,貼縫的膠帶有無松脫。她就像一位出色的僚機駕駛員,時時保護著戰友的側翼和身后,防止他們被病毒“咬尾”。

            北京醫療隊很多醫護人員對高秀琴的印象很深。他們說,高秀琴是一位堅強的女戰士。不過,記者卻意外地看到了她落淚的一面。

            “稍等,讓我穩定一下情緒。”問起高秀琴的家庭情況,她落淚了。她的孩子只有兩歲,走上戰“疫”前線以來,她已經20多天沒有看到孩子了。說起擊退疫情后有什么愿望,高秀琴說,她要回家好好兒抱抱孩子。

            問王長亮相同的問題,他回答說,他想邀請武漢的醫護人員到北京去,陪著他們去看看故宮,爬爬長城。

          打賞TA共獲得: 金幣:0
          還沒人打賞
          分享給好友
          2020-02-17 06:21:35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 法律聲明 回復 | 引用 | 編輯 | 舉報

          心態很重要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7:30:10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看不明白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7:51:2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心態好點就可以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01:1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加油!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18:06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看了讓人淚目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20:26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不要說什么高瞻遠矚了,半點預見也沒有,更為可怕的事認知滯后于事物運動。而自己拒絕認知客觀事實的機會。這就是民眾寄以希望的政府精英,納稅人的錢白繳了,他們連他們吃過的饅頭都對不住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22:04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疫情太嚴重了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30:51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住不上院的焦慮、困惑。還是好心人多,互相援助,互相關照。堅持到底,就是勝利!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32:35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戰勝病魔,你就是勇士!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35:47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拉肚子是重癥的一大壞因素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43:2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確實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49:1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疫情中的幸運者

          回復收起回復(1)
          • 簡單的愛267 2020-02-17 12:19:53 編輯

            確實是

          我也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8:51:03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已閱讀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06:37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疫情太嚴重了,但你是幸運的。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09:17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加油加油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26:16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  回復:【噴水的鯨魚】

          {2057}天主教醫沒辦法治:中有瘟豆病毒咋不用?????{103}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31:31 來自青青島社區
          回復:【噴水的鯨魚】

          天主教醫沒辦法治:中有瘟豆病毒咋不用?????{103}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32:24 來自青青島社區

          看了淚目

          回復收起回復(1)
          • 手機用戶11447109 2020-02-17 14:29:54 編輯

            醫護人員辛苦了!

          我也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33:58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堅定信心就是勝利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34:46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
          恭喜獲得新生

          我來說一句

          發表
          2020-02-17 09:46:06 來自 青島新聞客戶端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  回復此貼
          用戶名: 密 碼: (已經輸入0字節) *
           
          請綁定實名后進行跟帖
           
          分享

          48小時點擊排行

          精彩圖集

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本論壇本周Top10

          打賞

          金幣:

          評語:

          可選評語:
          • 祝福……
          • 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!
          • 不作死就不會死

          頂部 客戶端
          青島新聞客戶端
          ×

          用其他賬號登錄:

          我想看一级黄片